他不是教师,却用七年时间撑起了中国的“交互设计”教育

试想想一天浪费20分钟在会议上,工作30年,你这一生白白浪费了多少生命?

是216000分钟!3600小时!150天!整整半年的时间!

如果一天不止浪费20分钟呢?

主持人不断地重复着需要解决的问题,大家都在沉默地“嘀嘀嗒嗒”敲电脑。大量的无效沟通让会议拖沓冗长,大大降低企业的效率与解决问题的质量。

有人试图通过空间设计改善这种情况。

在胡晓设计的“贝塔空间”里,会议室使用高度只有50CM的桌子,这样的高度基本与人的膝盖等高。桌子下面则塞满了顶桌高的储物柜,一来可以存放物品,二来让你的脚“无处安放”。这样的设计组合让人“横竖”坐着都不舒服,更别说敲电脑了。

“会议室不是休息室,开会是为了迅速解决问题的。只有让会议室里的人‘不舒服’,想快点离开,才能把效率提高。”

这家以咖啡店为载体的众创空间坐落在广州“硅谷”天河软件园,目前已吸引了60多位投资人。

它是国内首个以产品设计为驱动的众创空间。

通过交互设计限制某些不良行为,便利日常生活,促进有效交流,正是胡晓眼中交互设计的力量。

1、中国设计版TED的诞生。

2008年,胡晓开始意识到交互设计的重要性。

当年4月,为了抢占奥运市场,当时还是网易高级产品经理的胡晓要做一个及时性高、互动性强,有奖牌榜、晋级规则等信息细分的体育类数据产品。这款产品最大的特点是需要大量的用户体验数据,当时行内对该类产品的设计并无明确参考规范。

胡晓发现,即使已在互联网行业发展相对成熟的网易也缺少一种人:交互设计师,他们在当时更多被称作美工。用户体验需求的出现提醒了整个行业,交互设计正从UI界面设计时代,迈进UE用户体验时代。设计必须要令产品易用,同时符合用户的行为习惯。

当时距离奥运会不足4个月,为了能及时做出产品,胡晓发起了交互设计交流会UCD(user center design) China。作为平台,UCD China聚合了一批当年互联网与移动端行业的佼佼者,包括腾讯、网易、谷歌、中国移动,“大家的想法都特别简单,觉得中国的设计力量太薄弱,希望能把它扶起来。”

两年后,在广美设计学院院长童慧明的建议下,胡晓与其他UCD China成员推动成立IXDC国际体验设计协会。IXDC通过大型会议、论坛、工作坊等形式分享最新行业趋势、解决实际设计中的难题,并且促进行业内的国际交流。

米兰理工大学设计学院Francesco Galli教授在IXDC演讲

五年过去,IXDC已经发展成为设计行业的TED。IXDC的讲师团队包揽了行业专家、意见领袖及知名设计师,如腾讯、阿里、百度、oppo、华为、小米、滴滴等国内互联网和科技类知名企业的高级设计总监。

而与斯坦福大学、麻省理工、ArtCenter、赫尔辛基大学的合作,让IXDC进一步迈开了国际步伐。胡晓每年都会带队到美国、意大利、荷兰、英国、韩国、日本、台湾等地交流,并把每年到米兰理工大学进修的相关课程资源引入IXDC。目前,Google Android部门核心设计师、斯坦福设计研究中心主任、飞利浦设计全球副总裁等都是讲师团队的一员。

每件产品都必须以用户体验为基础,“IXDC”这款产品就是设计师群体间人际交互体验的产品。这款“产品”推动中国大部分一线高校开设了交互设计专业、成立交互设计工作室,同时为行业培养和输送了大量年轻设计师。

 2、设计要教会中国人懂得“美啊”。

设计除了让生活更便利外,还承担着“美学教育”的责任。

设计和美学培训不能只针对专业人士,更要普及大众。相比于经过启蒙运动与文艺复兴洗礼的欧美,中国的设计与审美还停留在初期阶段。

胡晓创办的“meia.me”(美啊)是一个面向大众的在线美学交互平台,“取名‘美啊’,是因为大众对产品的第一直观判断标准就是‘美’。”

meia.me寄托了胡晓对中国人“美学启蒙”的愿望,通过在线视频教学能直接有效地覆盖更广的人群。

meia.me上的签约导师来自全球各地,涵盖创意、设计和生活美学等领域,大部分为IXDC讲师。目前,meia.me上共8个大类140门课程,如设计思维、设计研究、设计管理等。与以分享案例为主的“站酷”与“花瓣”不同,meia.me着重交互设计理念层面的教育,这在胡晓眼中是根本教育。

meia.me上三分之二的课程免费,收费最高的课程为88元,胡晓希望通过付费的方式“培养大家对知识和文化的尊重”。

未来,meia.me将增添中华传统文化教育板块,“中国人五千年的审美传承都藏在了诗词歌赋、琴棋书画里面,幸好我们只落下几十年而已,我希望把前人最优秀的东西再捡起来。”

 3、中国的交互设计要融入中华文化。

meia.me目前正在贝塔空间孵化。

早在2009年,白鸦等人就在杭州创立了针对互联网创业的“贝塔·朋友”众创空间。如今,全国共有6所贝塔,各有不同的负责人。

胡晓版贝塔于今年6月成立,包括小米黎万强、有赞CEO白鸦、太火鸟雷海波等在内共有60多位众筹投资人,他们当中有国内顶尖的产品设计师、产品经理和天使投资人。这意味着,进驻贝塔的项目能得到不少于60个天使投资、设计指导的资源。

胡晓认为,未来所有产品都要以用户体验为基础,精致的交互设计是未来“合格产品”的标配。“所有创业项目都是在做产品,无论是实物还是虚拟的,而在贝塔孵化的项目都能得到最好的产品设计指导。”有了好的产品设计后,贝塔负责链接创业团队与上下游资源,让他们之间产生轻交互,而贝塔并不介入管理。

除了“meia.me”之外,贝塔正在孵化汽车、游戏、线上及线下教育四个项目。坚持“以产品设计为驱动”的贝塔,会接纳更多类型的创业团队。

以IXDC和“meia.me”为培训基础,以贝塔空间为项目承载与输出,胡晓通过不同的方式传递交互设计理念。他希望,贝塔孵化出来的产品能将“交互设计”与中华文化进行融合,注重精致的用户体验,“中国交互设计的发展要以中华文化为基础,并成为传播中华文化的介质和方式。”

【对话青年】

凤凰网: 如果没有创业,你会在做什么?

胡 晓:应该还是做产品创新,专注产品策划和交互设计,提升用户体验。

凤凰网:你觉得现在最困扰的事情是什么?

胡 晓:设计职业教育是我目前最感兴趣的事情,也是最有难度的事情。

凤凰网: 对于现在创业的年轻人有什么不吐不快的事情?

胡 晓:创业一定要实事求是、脚踏实地,现在太多人吹嘘,像前段时间余佳文为自己拿不出一亿来分给员工而狡辩的一番话,就是不能对自己说的话负责。

 

 【专访手记】

贝塔里有一个胡晓特别喜欢的会客室,里面的设计和布置都由他一手包办。在会客室右侧的墙上挂有三幅人像,从左到右分别是李开复、乔布斯、特斯拉的创始人马斯克。他们分别代表了中国众创空间的鼻祖、极致产品的鼻祖、跨界创业的成功者。

谈到三位偶像导师,胡晓最感慨的是李开复与乔布斯,他说创业项目与创业者之间也是一种交互设计,这个交互设计最基本的合格线就是“身心健康”。

撰稿:墨繁

摄影:居晓轩

编辑:高巍

IXDC,引领设计变革

2015国际体验设计大会

官方微信

官方微博